ct11  

故事,說完了。

之所以細細寫下陶斯與甜甜的相戀過程,主要是想表達,這段愛情是如何深刻而不膚淺隨便,是如何刻骨銘心,更是一生中難得碰上一次的真情摯愛。(現實人生中,大多數人,怕是連一次都沒有過。)因此,當面臨人生的無常考驗,而必須做出放手真愛的決定時,那該是多麼艱難。之後,要進一步學會放下,堅持走著自己所選擇的路,忍耐著「活著,卻不能也不可相見」,又是多麼不容易的生命課題。

所以,在看這樣一段艱難的人生抉擇歷程時,我的淚水,著實難以止住而不落下。

人們總說,「活著就有希望」,這句話說起來好容易,表面上似乎也是如此。然而陶斯與甜甜的愛情故事,卻讓人進一步看見人生尚有更深一層的傷悲苦痛。原來,這世上有著這樣的哀慟生離,就是連「活著」也沒有相守的希望。更竟然,這種絕望哀慟,不是來自外力的阻隔(死亡、時間、空間、他人反對),不是由於任何一方的「不愛」了,竟是緣於「真愛」,所思所想都是先把對方的利益擺在自己的感受需求之前,出於「自身」忍痛選擇的無私割愛。

「無私割愛」,好簡單的四個字,做起來,是何等艱難,需要何等廣闊的胸襟,圓融的智慧,割捨的勇氣,強固的堅持。若不是刻骨銘心的真愛,怎麼也做不到的。

蘇珊娜說自己不想成為陶斯與甜甜的阻礙,因此意圖跳樓自殺,讓三人都能得到解脫。這一幕,這「逃避、毀滅」的思維,是不是非常熟悉?多少則駭人聽聞、不勝欷噓的殉情或情殺社會事件就是這樣躍上媒體的。蘇珊娜把話說的很漂亮,但產生的效果就是成功的「以死相逼」,迫使甜甜很快做出退出的決定,然後用道義與罪惡感綁住了陶斯。

看戲的人會在一旁輕鬆清醒的說,蘇珊娜太自私,她就算得到陶斯的人,也得不到陶斯的心。這不是愛情,這是佔有。

但很多時候,當面臨愛情的競爭與去留時,大多數的我們,當下的反應是不是就如蘇珊娜一般,眼中只有自己,只想到用盡方法滿足自己「佔有對方」的慾望,誤解了我們對對方的渴望,其實只是一種「佔有」,而不是「愛」?

所以,蘇珊娜做不到如甜甜那樣的「割捨」,因為她對陶斯的情感,並不是「真愛」,甚至連「愛」都不一定是,那只是迷戀、崇拜、爭寵、佔有、與依賴。

蘇珊娜告訴甜甜,她很清楚陶斯愛的人是甜甜,但是當她看見陶斯時,她才有了活下去的勇氣,所以請甜甜成全她跟陶斯。倘若蘇珊娜真愛陶斯,那麼她不會用殘廢的理由絆住陶斯,她會明白,她所看見的陶斯散發出來吸引她的魅力與光芒,其實是來自於甜甜給予陶斯的力量哪!

那麼,甜甜緣於真愛的放手退出,是不是無私的太傻、太吃虧、太委屈?

我很喜歡分手那段,陶斯看著甜甜連一次都沒回頭的離去背影,才終於甘心面對分手的事實,最後想像與甜甜對話,為這段關係劃下句點:

「甜甜,若早知道我們的結局會是分手,那麼我寧願一開始就不要認識妳。」

「陶斯,你怎麼可以這麼說呢?我很感謝上天讓我遇見你呢!」

這才明白,原來,陶斯與甜甜這段刻骨銘心、徒留遺憾的愛情故事,是要試圖告訴我們,愛情不是生命的全部,即便有幸遇上一生難得碰到一次的真情摯愛,它帶給人們的意義,也不見得在於許給我們一個天長地久的廝守。有時候,那只是一段刻骨銘心的磨練歷程,為的是增添下一站人生旅程的養分,好滋養著我們,讓我們更有能力去面對處理真正屬於我們的生命課題。

是謂,「落紅不是無情物,化作春泥更護花」。

一如陶斯的生命課題,一輩子忠於一個女人,對她守承諾、負責任。要他對所真愛的甜甜這麼做,應該不是太難。但要對一個他從來沒喜歡過、甚至沒對她說過任何一句好言好語、也從沒給過她好臉色,卻為他失去舞台事業的女性,負起一輩子照顧她的責任,這,當不是件容易的事。但他必須去面對,並且一肩挑起。

而倘若面臨真愛,都可以如此無私的割捨放下;那麼,當面臨任何一方的「不愛」時(現實中,多數不圓滿的情感狀況),又有什麼好執著而放不下的呢?這兩者,都很難做到,但確是我們可以努力學習的方向。

人世間的聚散離合,是如此無常而不可掌握。儘管如此,無須哀傷遺憾,就坦然面對接受當下的一切狀況吧!回首來時路,每一個腳步,每一個情境,都是當時的因緣條件下,最好的安排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hollyyiying 的頭像
hollyyiying

C'est si bon

hollyyiy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8) 人氣()